大眾新聞網 > 各地> 正文
“天 下 第 一 行 書”之 我 見
----薛軍
時間:2018-09-12 10:19:15 來源:大眾生活報

提起《蘭亭序》國人無不為之津津樂道,真可謂是家喻戶曉,婦孺皆知。當說道“天下第一行書”時,大多數人更是不假思索的回答:王羲之《蘭亭序》。由此可見《蘭亭序》對后世之影響是多么的深遠廣大。而“天下第一行書”之地位也是毋庸置疑。筆者研習書法藝術三十余載,經過認真考察,仔細分析,得出與眾不同的結論,以為“天下第一行書”理應為唐代顏真卿的《祭姪文稿》,而非東晉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。現將自己粗淺認識談出來,權作拋磚引玉,與大家進行討論。

如何欣賞評價一幅書法藝術作品,首先應該從美學境界入手,看其藝術境界之高下。如同欣賞詩一樣;詩的境界為上,有境界自高格,有境界自成名句,此乃作詩之旨要也。書法亦然。王羲之《蘭亭序》用筆中鋒、側鋒相生相發,方筆、圓筆兼收并蓄,結字欹側整飭,嫵媚純真,以細膩、精湛,變化豐富的書法技巧,表現出秀逸、陰柔之美。顏真卿《祭姪文稿》行筆或雍容遲緩,或電閃迅捷,用筆以中鋒為主,輔之以側鋒,轉折或圓或方,或易方為圓,勢如千鈞,構字不拘一格,變化莫測,一派天然,表現出悲壯、陽剛之美。秀逸、優美,不激不歷、平和閑適表現出文人、士大夫之清靜、儒雅,會心以遠的趣味追求;反映魏晉時文人、士大夫面對爭權奪利的紛亂環境,只能選擇逃避現實,隱跡山林,追求所謂的高人隱士生活,從而完成其“獨善其身”的無奈心理。崇高、壯美,激越悲憤、英烈風范,表現出武將士大夫忠貞、剛烈,舍身求義之完美理想。反映大唐時武將、士大夫面對“賊臣不救、孤城圍逼,父陷子死、巢傾卵覆”的慘烈場面,依然大義凜然、視死如歸,誓與“逆賊”斗爭到底之決心,從而實現其“兼濟天下”的堅定信念。

秀逸、儒雅,如同幽靜之山谷,水波不興的湖光月色,清澈明亮之溪流,靜謐、和諧,給人以優美之享受。崇高、忠烈,恰似激越而下的飛流,聲聲震耳之催人戰鼓,壯士慷慨之就義,昻揚、向上,給人以壯美之感染。而陰柔之美與陽剛之美相比較,陽剛之美是壯美,壯美則為崇高美。崇高美比陰柔之美更激勵人心,鼓舞斗志;更能使人昻揚向上,不斷進取。不難看出《蘭亭序》在這一點是要遜色于《祭姪文稿》的。

二、書法藝術的本質是反映情緒,表達情感。《蘭亭序》和《祭姪文稿》書法藝術史上兩篇經典之作,無一不是情緒的最佳反映和情感的最好表達。《蘭亭序》從“永和九年”,行楷書開始,至“羣賢畢至,少長咸集”漸為行書,其通篇基本是以行書來書寫的。表現特點為靈動流美,反映出平和、優美,典雅、舒緩之情緒。即是到了最后“亦將有感于斯文”,依然是那樣不激不勵,張馳有度,無有大的異樣,“文”又回到行楷書體,由此也不難看出《蘭亭序》所反映出的情緒基調是舒緩、平和。而《祭姪文稿》則大相徑庭。從開始“維乾元六年,歲在戌戍”行書寫起,到“青光祿夫使持節蒲州諸軍事”幾近草書,情緒掀起第一個高潮。以此而下“蒲州刾史”情緒激憤,不能自己,塗抺修改數處,至“遘殘百身、嗚呼哀哉。”書體從行草相間,到以草書結束。表達了情感極度悲傷和情緒的憤憤不平。使作者情緒達到又一高潮。“吾承天澤”開始,寫不了幾個字就塗抺修改、文不能成句,字不能成行。一直到最后一行,歪歪斜斜,踉踉蹌蹌,“無嗟之客,嗚呼哀哉!”書體已完全是狂草,悲憤、激昻;情感、情緒,起伏跌宕,在達到高潮嘎然而至,令人唏噓不已。正所謂書法是情緒律動的外化形式,在這里得到了最好的驗證,激越、昻揚、悲傷、憤慨、至哀至痛無一不表現的淋漓盡致。所表達的豐富情感和反映的多變情緒,猶如一首民族器樂合奏《滿江紅》,慷慨、激越、昻揚、向上令人震奮,更讓人神往。這些都是《蘭亭序》無法相比的。

三、筆墨是書法藝術創作的主要表現手段。《蘭亭序》雖然用筆極為豐富,中、側、方、圓,無不具備,且提按有致,棱角分明,轉折多以頓筆向下,方筆為之;表現出嫻熟的書寫技巧,看似“胸有成竹”,其實絕非即興書寫的原創書作,或幾易其稿,也未可知。《祭姪文稿》則不然,用筆以中鋒為主,間以側鋒;方筆圓筆,提按、頓挫灑脫靈活,一任自然;轉折或以圓筆暗過,順勢而下;或以頓筆裹鋒逆筆完成,提按、使轉、方圓、疾徐變化多端,無一相同之處;情隨筆走,意從情生,天然率真,完全自由王國之最高境界。從墨色變化方面來說,《蘭亭序》(以唐馮承素勾摹本為準)為勾摹填墨,一黑到底,根本談不上濃淡干濕之墨色變化。與《蘭亭序》相比,《祭姪文稿》可謂是天壤之別,“占盡風光”。從“維乾元六年”,濃墨開始,漸寫漸枯,至“蒲州諸軍事”完成了墨色的第一個“小高潮”,既是墨色需要,也是情緒需要。恰到好處的是,枯墨寫到“軍事”二字沒有繼續書寫,而是從新蘸墨書寫“蒲州”,這樣即避免了枯墨到底的單調,又使“蒲州”二字與兩邊墨色形成對比變化,不使此行出現“漏氣”。此后從“蒲州刺史”起,或濃、或枯、或焦、或竭,墨盡蘸墨;或以筆中求墨,或于墨中求墨,濃焦枯竭,無所不用。隨手修改,信手塗抹的墨團,使整篇平添了許多淋漓痛快的原創之元氣。墨隨筆走,過渡自然和諧,一派天然,絕妙神奇,只可有一,不可有二。也許有人會說,《祭姪文稿》在墨色上沒有濕墨和淡墨,使用墨上少了些許變化。其實,這也許正是《祭姪文稿》墨色之絕妙與美學追求之純潔的完美結合。書法藝術創作常識告訴我們,如果《祭姪文稿》運用了濕墨、淡墨,不僅不能很好的表現陽剛,崇高的悲壯之美,反而會削弱其陽剛,崇高、悲壯之美的充分展現。正是《祭姪文稿》筆法與墨色的嫻熟和純正,才使我們欣賞到元氣淋漓、情緒昻揚,表現出崇高、悲壯之美的《祭姪文稿》。

四、書法的原創文本(文字內容)是挖掘書法藝術內涵的金鑰匙。從《蘭亭序》與《祭姪文稿》的全篇整體來看,《祭姪文稿》的原創文本更有一種積極向上,不斷進取的精神,勇敢向前的思想內容。兩件書法藝術作品的文本,都是以事件的時間、人物、地點、緣由開始。《蘭亭序》從“此地有崇山峻嶺,茂林修竹”至“足以極視聽之娛、信可樂也。”如其書法藝術風格、優雅、平和,歡愉、暢達。而從“古人云:死生亦大矣。豈不痛哉!每攬昔人興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嘗不臨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懷。固知一死生為虛誕,齊彭殤為妄作。后之視今,也由今之視昔,悲夫!……亦將有感于斯文。”其文字內容與前文完全不同。大意是:“生死乃人生大事,怎么能不悲痛呢?每每看到前人感慨,如符契相合,沒有不面對(他們的)文章而嗟嘆感傷。生死同等看待是荒誕,長壽與短命同等看待是妄造之想。后人看今天,猶如今人看從前一樣,真是可悲呀!……后人讀此詩集也將有感于生死這件大事吧”。消極悲觀,感嘆個人生命之痛、面對人生,被虛無空寂濃厚的悲郁思想所籠罩,完全是頹敗消沉的思想情緒。而《祭姪文稿》則不同,最為精彩的部分正好在最后。從“賊臣不救,孤城圍逼。父陷子死,巢傾卵覆。”起,慘烈、悲壯、無不讓人感慨萬分!“天不悔禍,誰為荼毒?念爾遘殘,百身何贖?嗚呼哀哉!吾承天澤,移牧河關。泉明比者,再陷常山,攜爾首櫬,及茲同還,撫念摧切,震悼心顏!……嗚呼哀哉:尚饗。”意為:“賊臣(王承業)擁兵不救,致使(常山)孤城被圍、攻陷、顏氏(顏真卿、季明及家族人等)先后被殺。如鳥巢打落摔碎,哪里還有完卵存在?天啊!面對這樣的慘禍,怎不令人悔恨?是誰制造了這場災難呢?念及你(季明)遭遇慘害,(被殺后只留頭部,身軀則下落不明)就是用一百個身軀哪里能贖回你的真身呢?嗚呼哀哉!……撫恤思念之情,摧絕迫切,巨大之悲痛使心靈震悼,容顏變色。……請享用祭品吧!”每每讀來,無不令人膽烈心碎,心靈震撼,悲痛萬分,不能自己。親人英勇悲壯,賊臣見死不救,從而形成鮮明對比,忠奸分明;慘烈、悲痛,大義凜然,將悲壯崇高之美推向高潮。從這一點來看二者不可同日而語。

五、書法藝術的最高境界,是藝術家人格的完善。

王羲之(公元307——365)瑯邪臨沂人,徙居會稽山陰,字逸少。王曠之子,王導從子,起家秘書郎,后為征西將軍庾亮參軍,累遷長史,寧遠將軍,江州刺史,右軍將軍,會稽內史。后稱病辭職,與東土諸士優游自適以終。東晉統治集團內部最主要的矛盾是帝室與幾個強大士族之間的矛盾。他們相互排斥、爭寵,甚至個別野心家謀圖篡權,這種斗爭一直未曾間斷,引起連年戰事。卷入爭斗的士族有王羲之的伯父王導,王敦,其中王敦的爭斗完全是篡權奪位的“野心家”行為。而這種斗爭從王羲之不足20歲起,可以說伴隨了他的一生。王羲之年輕時應庾亮征召,入征西將軍府任參軍,后升為長史。但是,隨著年齡的增長,即使官至后來的右軍將軍,會稽內史他更加厭倦這種爭權奪利的爭斗。公元355年春,王羲之稱病,主動辭去官職,去追求自己“與世無爭,歸隱山林”的生活。或許這也正是儒家“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”思想的最好寫照。而東晉這一時期,“偏安東南”,爭權奪利的爭斗,以及王敦的“謀逆”行為,一直讓他感到厭倦,蒙羞,郁郁寡歡,無時無刻不影響著他的人生。所以,盡管表現出“優雅、閑適”的名作《蘭亭序》難免在文中流露出消沉、無奈的悲觀思想情緒。

與王羲之相比,同為名門望族的顏真卿,唐開元二十二年(公元734年)舉進士第。翌年,擢拔萃科,授校書郎,至天寶元年(公元742年)應“博學文詞秀逸科”以甲等登科授禮禮泉縣尉,秩滿遷為長安尉,其后升為監察御史、殿中御史、兵部員外郎,天寶十二年,(公元753年)出任平原太守。兩年后,守城抵御安祿山之叛亂,兄姪為國捐軀。(姪季明被殺害之后,只留血淋淋頭顱,尸體下落不明)這讓顏真卿悲痛萬分,書寫下千古名篇《祭姪文稿》。“安史之亂”顏氏一門忠烈英勇,名重朝野,更有“顏平原”之美譽。此后又遷為戶、吏兩部侍郎,官至刑部尚書。建中四年(公元783年),不顧眾人勸阻,依然奉使前去宣慰淮寧節度使李希烈,遭扣押并被囚禁。面對毒打、酷刑,顏真卿罵不絕口,聲言顏家絕無叛國降賊之人。最后被李希烈殺害,享年77歲。以顏真卿之為人、性格,明知宣慰李希烈是兇多吉少,但為了大唐社稷,依然前往,英勇就義,以生命為代價,譜寫了一曲悲壯、崇高之美的贊歌,塑造了儒家忠貞保國思想的典范形象,完成了人生最為輝煌的完美告別——即人格之完善。也許有人會責怪歷史環境未給王羲之提供忠貞保國的歷史機遇,未能使王羲之的人格得以升華;但是,我們必須承認歷史已經給予了顏真卿人格完善,塑造典型象的歷史機緣,使顏真卿有了人生最完美的告別,并讓他的人格得以完善。而這些都是王羲之無法與之相比的。所以,心儀顏真卿的《祭姪文稿》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前文從五個方面對《蘭亭序》和《祭姪文稿》進行了全面的分析,二者比較:崇高美要高于秀雅之美;情緒反映、情感表達《祭姪文稿》更為深刻,淋漓盡致;筆墨運用《祭姪文稿》更加層次分明,變化豐富;文字內容《祭姪文稿》則昂揚向上,鼓舞人心;而平定“安史之亂”,勸諭李希烈,英勇就義,讓顏真卿高尚人格得以完善;綜合以上來看,《蘭亭序》皆遜色于《祭姪文稿》。更為重要的是《祭姪文稿》從美學、情緒、筆墨、文學、人格等方面為我們提供了一篇空前絕后的曠世書法杰作。為后世書法家不僅從藝術創作,更重要的是從做人方面都樹立了永遠學習的楷模,開啟了書法藝術經典與人格楷模之雙重意義,為書法藝術審美樹起一座新的豐碑。

\

薛軍,字輔圣,號自在廬主,西安市人。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民進西安市委常委兼文化委員會主任、陜西省于右任書法協會副會長、陜西省書法家協會理事、西安市書法家協會理論委員會主任、西安書學院教研部主任,專業書法家、書法理論家,供職于西安書學院。

\

 

 

\

\

編輯:ABA0016

分享到:
① 大眾生活報-大眾新聞網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來源。
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圖片新聞
綜合
廣東減輕企業社保負擔促就業 綜合醫改讓群眾就醫更方便 備好三餐 老人心安 廣西龍勝各民族心相連 奔小康 廣西田林以企業幫帶助力脫貧 請給隱形好人應有的尊重 摩拜自行調整運營區域致額外費用 身份證照重拍”凸顯服務理念轉變

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我們  |  廣告合作  |  合作加盟  |  投訴報料  |  人員查詢  |  網站首頁

海南自行车环岛路线图